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其他 查看内容

打土匪

2019-3-2 10:37| 作者: 潘复生| 审核: 罗爱田|查看: 344| 评论: 0

       石拐地区由于地处偏僻、人烟稀少、民族杂居,且为固阳、土右、东河、九原交界之地,历来匪患不绝。特别是民国以来,由于军阀混战,政局动荡,各地匪盗横行。有的土匪还与国民党部队、保安队等勾结,形成顽固危害民生的反动力量。活动于包头、萨县、武当沟、石拐沟一带的匪首张庭芝、张崩芦、李银、卢占魁、周守义等纠结600余人,残害生灵、抢夺民财、祸害无穷。有些股匪号称“独立队”,谁也不归不属,老子天下第一。当地流传这样一句话:“土匪进村不得了,人吃好的马喂料,没有闺女媳妇不睡觉”。成了堂而皇之的“官土匪”。
       “官土匪”一般集结为队,其武器来源是民国十五年冯玉祥国民军退却,路径绥包地区遗留在地方的枪支弹药,数量不少。这些兵士大部分征自直、鲁、豫等地,出身农民或其他良民,其中有一部分学生,不愿作恶替他人作嫁衣裳,再加上生活不习惯、思念乡亲,不想继续当兵。他们退却时,有些流氓草寇胆大妄为之徒就用种种手段威吓,解除他们的武器,也有在外吃饭投宿,以枪弹偷换衣服盘缠后逃走溜号。
         不久后,地方上就开始买卖枪支活动。大部分武器就落入为非作歹之人手中。为了抢劫财物,便结帮为匪,名刁暗枪、逐渐成势,官兵当时也奈何不得。
        小股、大股的土匪如苍蝇下蛆,不断滋生。有些还为了财物、地盘而互相倾轧。百姓听说土匪来了,心惊肉跳,仓皇逃命。有的跑进山沟,有的躲藏于地窖树丛,数月不敢回家。要是夏末初秋收割洋烟(罂粟)时期,土匪更加出没频繁。一些富人怕“请财神”便躲进五当召或全家迁移。
        土匪暴虐,惨案不断,现举其要:匪首卢占魁纠结十几人起家,抢夺乡民二十多支大小枪支弹药,马匹。打着“独立队”旗号,徒众发展到一千多人。民国初年,由武川往包头,途径石拐抢劫大商号“德厚义”,将大量财物洗劫,带不走的就糟蹋。周守义外号“丑不浪”,当时曾任大发窑护路队长。民国33年,聚众夜袭石拐,对西梁一家办丧事的大肆抢夺,宾客被剥光衣服,连结婚新娘都不放过。十几家人被洗劫一空,惨不忍睹。从地方武装民团出身的李银,结识土豪劣绅,特务无恶不作。解放前,率众匪盘距于石拐阿善沟,老爷庙山和马鞍山一带。奸淫掳掠、绑票劫财。先后杀害我三区区长、绑架商会会长、皮毛店经理。他还勾结张崩庐在前店、后坝、鸡毛窑子等路段袭击过往车辆,抢夺行商。张崩庐率众由固阳南下,到三岔口将七八户农民全部搜刮干净,还将二人捆打数小时,致伤。三五群伙零星骚扰的不计其数,民不聊生。
        土匪的暴行,激起民众的深恶痛绝,地方上组织了“乡自卫队”,组织操练。             民国36年,自卫队围攻老爷庙山的一股匪徒,打死首领大秃子,将其头颅挂在高杆上示众。此举虽威震一时,但不能解决所有匪患。          立甲子张长青有一身好功夫、好枪法。土匪头子红兰保请他赴宴为名想勒死他。他用功夫制服押解的匪徒,杀了红兰保,提首级回村示众,大快人心。
         解放后,根据绥远军区政委会制定的剿匪肃特方案,省军区于七月初命黄厚部出兵二十二师配合骑一师二团、骑四师十团清剿包、萨、固、石地区匪特。
        根据情报此时张崩芦、李银两股700余土匪在五当沟、阿善沟、八背沟、沙尔沁一带作恶行劫。我军立即出动,骑一师二团进至河滩沟、当铺窑子一线布置堵击与攻剿;骑四师十团进发腮忽洞、杨圪楞一线截击;二十二师64团在土右封锁,以防土匪逃渡黄河。7月10日拂晓前,各部队按计划到达指定地区,5时许,步兵64团一个营在搜索中发现土匪踪迹,继而见土匪向北逃窜。我军立即发动攻击,迫击炮弹在匪群中炸开,数十名匪徒丧命,余众溃散。此时66团搜索部队听到枪炮声,立即攻击,将匪堵住,迎头痛击。随即二十二师警卫营也赶到对敌形成四围合击。匪众慌不择路落荒而逃,各部协同战斗至下午三时许,除头子李银等十余名逃跑外,其余全部歼灭。此战缴获冲锋枪2支、步枪122支、短枪26支,马匹及其他物品。
       “宜将剩勇追穷寇”。随之,骑兵集结于石拐一带。据悉,匪首张庭芝、张崩芦带领200余徒众,在大榆树滩、三岔口一带,部队决定追剿,当两个步兵团进到五当召附近,得知张崩芦股匪已于前日晚由白音哈套窜往生鸡兔、此老窝、脑包贝一带。我军当即调整作战部署,对敌实行包围聚歼。
         7月30日晨,骑十团首先与匪徒打响。匪徒似有所准备,稍一接火,便组织向北逃窜。步兵骑兵分头追赶,敌大部逃至北山准备顽抗。我骑二团即从右翼包围、骑十团由左方包围。待我66团两个连追至北山,立即向敌发起攻击。枪声、手榴弹响成一片。众匪大乱,丧失战斗力,仓皇逃往翁格尔沟。喘息未定,我骑二团、骑十团、步兵66团紛涌而至,枪弹齐发。敌匪丧魂落魄、鬼哭狼嚎,死的死、伤的哀嚎,还有的举枪投降。匪首张崩芦,张庭芝在二十余名亡命徒保护下逃脱。
       经过这两次剿战,包、固、萨地区土匪大部被歼。漏网的李银等人仍潜藏阿善沟一带伺机作恶。8月3日,二十二师调一个营加一个骑兵连进逼石拐,将进出路口全部封锁。凌晨分兵进攻股匪。骑兵首先占领老爷庙山高地,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匪哨兵,此时匪徒们还在睡梦之中,机关枪、步枪、炮火齐发,震荡山谷。众匪慌忙缴械投降。匪首李银见势不妙,顺沟南逃。此战,毙敌100多人,活捉几十人,缴获长短枪一百多支,救出被抢上山的几名妇女。不久,部队又在固阳扁力盖歼灭张崩芦大部。在强大的攻势面前,李银向我军投降,张崩芦逃往前旗被打死。十一月四日,李银在包头西北门外被枪决。
        剿匪战斗共毙敌154名,伤3名,俘匪团长吕保山、邓清心,副团长顾荣祥、陈友罗及连长十名,匪众174名。争取逼降李银等12名 。缴获轻机枪5挺,冲锋枪2支,步枪122支、短枪26支,子弹30000余发。我军伤连长一名,战士10人,牺牲4名。匪患基本消除。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
上一篇:村庄民兵的抗战下一篇:诗情人生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