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村庄民兵的抗战

2019-3-1 15:14| 作者: 潘复生| 审核: 罗爱田|查看: 260| 评论: 0

        王孝文,男,现92岁,山西广灵县人。抗战爆发后,是村里的民兵,参加宣传动员,挖地道,剪电线,毁公路…….担任副村长后,全身心投身抗日事务,忍饥受冻,不敢回家……直到1948年参军。
乡村的抗日动员
         平型关大捷后,日本侵略军一方面对邻近村庄疯狂报复,烧杀抢劫,另一方面加强军事部署,抓农民强迫修碉堡、炮楼、公路、工事。有不愿意去的,轻者鞭打逼迫,重者用刺刀捅、枪杀。农民们纷纷逃亡,但又能躲到什么地方去呢?
          国民党地方政权不积极宣传抗战,官员们不愿意到乡村和农民接触,认为降低了他们的身份。乡绅们只顾自己保身家财产,卖国求荣。表面上是地方自治,其实是保甲制起作用,农民根本没有人权自由。上面喊“全民抗战”,底下是“抓丁拉夫”。乡区联保兵额配赋太重,有时还乱抓些散兵游勇、地痞、外地过路人去当兵,修工事、服役。
阎锡山一贯推行“用民政治”,自称“在三个鸡蛋上跳舞”,实际千方百计保存实力。但有时也宣传“不亏负”主张,就是“启民德,长民智,立民财”。
         王孝文说,共产党八路军建立的区县政权,主要从民族大义,阶级仇恨,农民利益几方面做工作。我们民兵是村里的骨干,晚上拿着传单一户一户的发,开始有的农家还不敢要。一是怕惹麻烦,二是怀疑能不能坚持下来。日伪保甲都逼农民,我们晚上宣传了,第二天又让他们搅混了,因此工作就得不断连续地做。同时也实行减租减息,救济穷苦农民,瞅机会打一些罪恶大的通日本人的汉奸恶霸地主。把他们的土地财产分给农民。一些农民开始不敢要,以后看局面稳了才偷偷领取财物。
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挖地道、剪电线、埋地雷、毁公路
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王孝文说,日军在主要公路、村口都修筑了关卡、碉堡、炮楼。老百姓路过都经过严密盘查,有的地方还让过路人脱下衣服。日本兵指一个地方,不管男女脱衣服转身接受检查,不然就捅刺刀。后来,人们就绕着偏僻地方走,我们那一带没有大山,不好躲藏。八路军的工作人员就动员挖地道,说人家河北、晋中平原地方的村庄挖好地道,能藏身藏财物,又能趁机消灭鬼子。那时消息不灵通,人们不知道,半信半疑的。因此开始很多人不愿意挖,嫌费工费力误农活儿。可是日军进村,跑不了就被抓住,甚至命也保不住了。一些农民就先干起来,八路军指导员和乡村地下工作干部黑夜到村里指导着干。挖地道是土工营生,又累又害怕,特别窝火费劲,浑身的泥土,汗水如瓢浇一样。满脸浑身泥糊巴渣。挖下去一段漆黑一团,就点上素油灯,没放处,一手拿灯一手挖,几下过来就胳膊酸困难支撑。不过还是命当紧,只能不顾苦累干、干,一直挖下去,户连户,又挖到村外。以后一有动静就下地道,安全多了。日本人是不敢下去的。有时遇上三五个日伪军,就把他们干掉,拖下地道埋了。神不知鬼不觉的。
        共产党八路军的工作多数是黑夜进行,没有运输设备,主要靠人。日伪军有电话,白天架设起来,晚上就被我们剪断。他们第二天再接上,在炮楼附近有探照灯和巡逻兵,远一点的地方就顾不到了,他们黑夜是不敢出动的。我们就全给他剪断拉走,有时电线杆子也弄断或拔起藏起来,日伪军很恼火。常常不能及时通消息,这样,我们就有可趁之机,打游击,在路上埋地雷。日本人一般不敢走小路和僻静处,我们就把地雷埋在他们常走的公路,村口。但老百姓也走那些地方,因此埋下地雷还得派人看护,见到自己人过来就喊话告知,日伪军过来就躲起来观看,地雷一响,我们心花怒放,有日伪军车辆被炸死炸毁,同时公路也被炸下大坑,不能通行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敌人的报复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1944年,我被选为副村长,事务很多,为八路军筹粮送物品上下联络。组织村里的抗日工作。白天秘密走家串户,有动静就从地道转移。地里的庄稼撂荒了,顾不得作务。晚上也不敢回家睡觉,因为有恶霸地主有时趁机报复。一次,我们几个村干部到村里做工作,被汉奸告密。日伪军一个小队包抄过来,我们四散逃跑,结果两名村干部被打死。敌人还抓住了妇女主任,押回炮楼……
        一天夜里,区长周成文到村里,被日伪军奸细发现,敌人包围了村子,周区长独战突围,但刚跑出村口,被后面的敌人乱枪射中,壮烈牺牲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到敌占区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王孝文说,1944年我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当时的民兵没有枪,只发几颗手榴弹,遇到紧急情况,手榴弹也不能乱扔,怕炸伤老百姓。到1945年给我发了一支旧步枪,带了5发子弹,不到关键时刻不能打。保证一枪一个敌人。一次我同八路军战士到敌占区,配合一场游击战,好像是八路军的一个排打路过的日军,我们帮着打到后半夜就撤走了,消灭了十几个鬼子和日伪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王震住到我们院里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王孝文说,1945年,听说三五九旅一部官兵来到广灵的宋家窑一带。我们早知道王震的大名。南泥湾大生产,王胡子的忠勇故事,消息刚刚传来,一天夜里我们大院秘密来了几十人的八路军部队,说要往下,一个长官模样的人笑哈哈地同我们聊天,问村里和周围的情况。第二天,党员们才知道他就是王震。我们十分惊奇,笑着和他打招呼。王震领几个人每天出去,穿着便衣问寒问苦,到干部家慰问。村里房上都站着岗哨。我们村干部有时也陪着他们出去做工作,很少休息。
        大概不到一个月时间,王震带部队离开村子到了河北。
         采访手记:抗日战争中王孝文虽然没有正式参军上战场,但我们看到那时晋东北地区民兵抗日活动情况。了解了国共对抗战的不同方针和实际行动,以及阎锡山的态度。广大人民群众,特别农民是抗日战争坚持和胜利的根本。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
上一篇:对联下一篇:打土匪

最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