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中国散文网 中国散文网 会员 小说 查看内容

芳草碧连天(下)

2019-1-17 21:33| 作者: 清心客| 审核: 香港水云天|查看: 1639| 评论: 1

7
   
老阿姐是我们这一批下乡知青中最早结婚的人,她算是扎根了,在当时也成了新闻,不仅在我们县里,成了我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与贫下中农相结合的好典型,好榜样,在我们城市的党报上也用了较大的一个篇幅刊登了她的事迹,当然这个事迹大部分都是记者臆想编造的,是根据形势的需要,让我们学习,让我们家长看的,这个我们懂的。实际上,榜样不榜样不是学不学的事情,年龄大了,让这些知青怎么办?只能随遇而安吧。我们这里后来也有不少知青成家了,有相互结合的,也有与当地青年结合的,就过着像当地农民一样的生活,仅为生存而活,哪有什么听伟大领袖的话啊,把一生献给祖国边疆啊,甘愿艰苦奋斗一辈子啦,改变社会主义农村新面貌什么的。
   
后来我们村里的知青随着大返城潮流,不管成家的还是没成家的都办了手续,蜂拥回城了。唯独老阿姐没有,她也不愿办假离婚,因为和薛立亭感情难舍,因为有了孩子,因为生活安宁,因为回了城无发法安生等等,等等,倒不如安心在这里。其实,那些年,我们这些返城回家的,哪个在城里安生过,大都是备尝艰难,狼狈不堪,活得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的,度过了那段苦难又漫长的回城史。
   
这就是我们知青啊!
8
   
岁月如流,往事涟涟。
   
许多年过去了,我们也到了退休年龄,回到那片故土是我们一直的愿望。何况,我们曾经在那儿生活劳动了将近10年的故土已经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。那里的江,那里的山,那里的树,那里的草,那里的人,都是我们情义不断,梦牵魂绕的。
   
遥远的边疆,现在竟然并不遥远,早晨坐上飞机,下午就到了漠河北极乡--我们的村里。真是不可想象。那时,夏天我们从城市回去,先是挤2天一夜的火车,然后在大车店宿夜,寻找搭乘卡车,然后到黑龙江边,侯船坐船,待到村里,屈指算算,竟耗了一个多星期。今非昔比哪。
   
回故地,我们急于见到的是故人,熟悉而眷恋的故土。故人寥寥,李队长,老孙头,一起干活的长辈们大都已谢古,只有同龄相识的还有一些。老阿姐,虽然很快地被我们认出,但已完全没有了当年姣好的形象,又老又瘦,弯曲着背,好像比我们苍老好多,显然是高寒地区风霜所致,边疆农村艰苦所致。薛立亭倒还精神,退休了,但有点木讷。他们的儿子叫元江,我们在的时侯都抱过,现已经是一个壮年汉子了,跟他爸年轻时一样长得英武、挺拔、和善。他现在乡里担任了一定的职务,见我们到来跟他爸一样高兴热情。这次接待参观游览全是由他安排。
   
提到三道河子,元江很自信地告诉我们,那里现在在搞一个旅游项目,叫圣诞村,已初具规模,据说是亚洲唯一的圣诞村。他在乡政府工作,似乎也参与了圣诞村的规划、开发和建设。
   
他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,我们当然求之不得,因为那里毕竟是我们劳动生活过的地方。
   
元江安排了一辆车,老阿姐晕车,不能去,老薛却不肯去,他说他对那儿不感兴趣。我们纳闷了,因为他应该记得很清,在那里打草,他是领头的,而且他与老阿姐当年在那里发生的事,不就是促成了他们的结合么?后来在路上,元江给我们讲了原因:因为在三道河子搞这个圣诞村项目,他爸一直反对,理由是要保护这地方的生态,保持它的原始状态,他坚信,那一样能吸引游客。在位的时候这么顶着,退了休,乡里要立项,他还几次三番找乡里找县里,反对。随着漠河开发建设扩大,三道河子圣诞村项目最终还是建了起来,所以,他不愿去,不愿看到那里的现状。我们顿时明白了老薛的心思,那不也是我们的心思?
   
汽车是顺着江边的一条大道行驶的。路修得很好,全是水泥铺的。过了气象站,就是哨所。哨所是中国最北哨所,一个高高的瞭望塔和一排兵营,围墙围着,大门口哨兵像雕塑似地把着门。我们在的时候就孤零零一个用以观察瞭望对岸的木架子,很高,我们叫大架子,傍边一个木屋和猪舍。那个时候,三个队轮流派女青年去值班,到上面用望远镜监视着对面的苏修,有没有什么举动。其实现在想想,都是笑话,那个时代的两国就象两只好斗的公鸡。
   
先是头道河子,是小街基的地,原来都是麦地,我们去打草,路过那里时黄澄澄的麦子已经垂下了穗,好大一片,在微风下泛着金浪。我们要走好长时间才通过。现在大部分的地都闲着,长着稀稀拉拉的杂草,偶尔几块地,种了些瓜果,元江说是都准备开发的,要建度假村,赛马场,滑雪场,还有高尔夫球场。再过二道河子,到三道河子,都一样,地都闲着荒着,是规划的各个旅游项目待用地。一大片,东一堆砂石,西一堆木料,都要建什么项目。原先的连连绵绵的草场已破损了,路边完全没有草,就沿着山岭那边还有点,完整点。哪还有我们那时美丽的大草场啊。什么圣诞村,跑马场,别墅群,和我们有关吗?唉,开发,开发,好好的原生态都缩了水,漠河的好山好水好地啊,你还能保持多久?
   
我们到了三道河子,参观了圣诞村,虽然也有特色,但总是提不起兴趣来。元江问我们对圣诞村的感觉,我们只是觉得遗憾,我们想元江不仅不能理解他父母的心,也没能理解原生态对人类多么重要吧!喜欢热闹喜欢赶潮流的年轻人能理解自然,能理解那个时代、那种情怀吗?


   
草场,我们的大草场,我们都很怀恋它,不只那里水美草丰,风景绮丽,更是我们曾经在那儿挥汗劳动过,还有很多值得令人回想的往事。


   
碧翠连天的芳草呢,唉,我们再也找不到当年广阔无垠的大草场了。

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
1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 人)

上一篇:雪中的故事下一篇:加班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朱建根 2019-1-25 14:57
高速的經濟發展,使很多的原態蕩然無存了,文章的結尾,頗有深意,耐人尋味。

查看全部评论(1)